靈命四層的十九項

根據歷代聖徒的經歷,以及我們這些年間在主面前所看見的亮光,生命的經歷可以分作四層,列為十九項。

這四層,就我們的經歷說,第一層可稱作得救層,第二層可稱作復興層,第三層可稱作十字架層,第四層可稱作屬靈爭戰層。但就我們和基督的關係說,第一層是在基督裏,第二層是住在基督裏,第三層是基督住在我們裏面,第四層是基督長成在我們裏面。這四層的經歷都是根據我們和基督的關係。

我們在生命認識的第一點裏已經看見,生命雖是神自己,但神作我們的生命,必須在基督裏。所以聖經說,『基督是我們的生命』(西三4)。生命既是基督,就我們經歷生命,也必是經歷基督。所以生命的經歷,也就都是說到我們和基督的關係。
生命經歷的第一層是在基督裏
生命經歷的第一層,所以是在基督裏的,因為我們和基督所發生的第一個關係,乃是在基督裏的。我們得救以前,是在基督之外,是在亞當裏;等到我們重生得救了,神就把我們遷到了基督裏(林後五17)。所以這一層的經歷,就我們而論,可說是得救層,或說是重生層;但就我們和基督的關係說,乃是在基督裏的。

靈命第二層的經歷:『住在基督裏』

『住在基督裏』和『在基督裏』是不同的。這兩句話,雖然都是說到我們和基督生命的關係,但所指明的事是有分別的。『在基督裏』,是指著我們有分並聯合於基督的事實說的。『住在基督裏』,是指著我們與基督相交,並享受基督的經歷說的。

我們原是在亞當裏,有分於亞當的一切。我們一接受主作救主,神就把我們從亞當裏,遷到基督裏,從此我們就是在基督裏,有分於基督,而與基督聯合。這就是我們生命經歷的第一層,所以我們就稱這一層作『在基督裏』 的一層。等我們得救以後,因著主愛的吸引,更要追求主,而有了奉獻和各種的對付,我們就進入生命經歷的第二層,開始實際的住在基督裏,與基督相交,並享受基督,經歷基督了。所以我們就把這第二層,稱作『住在基督裏』 的一層。

有人把第一層稱作『得救層』,把第二層稱作『復興層』。意思就是說,人在第一層,不過是僅僅得著主的救恩,蒙了聖靈的重生而已,至於別的生命經歷,在他身上還是極其微弱糢糊,所以這一層只能稱作『得救層』。到了第二層,人受到主愛的激勵,就復興起來,愛慕主,追求主,也就漸漸有了重生以後的各種生命經歷,所以這一層就稱作『復興層』。

我們將基督徒初期的生命經歷,這樣分作兩層來說,乃是不得已的。按真理說,這兩層是不該分,也是不能分的。我們若就著『在基督裏』,和『住在基督裏』,這分法來說,人一蒙拯救遷到基督裏,就應該是住在基督裏了。我們一有分於基督,聯合於基督,有了在基督裏的這個事實,就應該與基督相交,享受基督,而有住在基督裏的經歷。沒有一個人遷到一間房子裏,而不就住在那間房子裏,並享用那間房子的。照樣,人一在基督裏,就該住在基督裏,這兩件事是緊接相連,幾乎是同時發生的。所以『在基督裏』和『住在基督裏』只能算是一層。『住在基督裏』才是第一層,『在基督裏』不過是這第一層的開端而已。

我們若就著『得救層』 與『復興層』的分法來看,情形也是這樣。得救層裏的『重生』,按理也就是『復興』。人原是活在神面前的,因著犯罪就死在罪中,也就是倒在罪中。現在因著主的拯救,就與主同活,也與主同起了。這就是重生,也就是復興。所以一個重生得救的人,就該是一個復興的人。如果一個人得救而不復興,那就不能算是正常的,因為得救的中心,既是重生,也就是復興。只有不夠水準的得救,才沒有復興的情形;夠水準的得救,不只是重生,也都是復興。因此得救層,就是復興層,也是不該分作兩層的。

所以認真說,所說的靈命四層,實在只有三層,頭兩層只能算作一層。但許多人雖然得救了,卻沒有復興的味道;雖然事實是在基督裏了,卻沒有住在基督裏的實際經歷;還必須再蒙主的憐憫,得著主的吸引,起來愛主,追求主,跟從主,才顯出復興的光景,而開始享受基督,經歷基督。因此,我們也就把基督徒起頭這一段的生命經歷,分作兩層來說。

靈命第三層的經歷:『基督住在我裏面』,也就是『十字架層』

一個基督徒奉獻給主以後,若是對於不義、不聖、和良心的感覺,都有透徹的對付,對於順服膏油塗抹的教訓,與明白神的旨意,也有了相當的經歷,到這時候,主就要帶領他正正式式接受十字架的對付,而有這十字架層的經歷。

十字架層的經歷,從許多方面說,都與從前各種屬靈的經歷不一樣。我們說過,頭一二層的生命經歷,認真說,只能算是一層的經歷,因為那些對付,都是在人一得救的時候就可以有的。一個得救透徹的人,一得救就會開始了結已往、對付罪、對付世界、並對付良心。就是那些深一點的功課,像順服膏油塗抹的教訓,和明白神的旨意,也都能有一點粗淺的起頭。所以這些經歷,實在說來,都是得救層的東西。但到了第三層,這的確是基督徒另一面屬靈階段的開始,也的確是基督徒在主面前一個大轉機。賓路易師母把這一層稱作『十字架道路層』。她加上『道路』這兩個字,意思就是說,到了這一層,一個基督徒才正正式式的走十字架的路,有十字架的經歷,他所走的道路,完全是在十字架的底下,所以從這時候起,他屬靈的路程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。

不只如此,在頭一二層的那許多對付,都還是我們以外的事物,並不是我們的本身。那時,我們以為我們身上的難處,不過是那些罪惡和世界的事,我們若能把那些對付過去,難處就沒有了。但等到我們真肯向主有絕對的奉獻與順服,並在主裏往前長進,而達到第三層的時候,我們就要逐漸發現,在跟隨主的路上,不只有那些我們以外之事物的難處,還有我們本身的難處,就是我們的肉體、自己、和天然。並且攔阻主最厲害,得罪主最厲害的,就是這些東西。到這時候,我們就要受主帶領,看見十字架怎樣解決我們本身的難處,而在這些事上,有更深一層的對付。所以我們才說,一個基督徒能進入第三層的十字架經歷,這在他的生命裏,實在是一個大的轉機,也是一個新的起頭。

關於我們以外的事物,和我們本身,這兩種不同的對付,舊約利未記十四章二至九節,所說患大痲瘋者得潔淨的事,乃是一個很達意的豫表。聖經所說的患大痲瘋者,都是豫表我們墮落有罪的人。一個長大痲瘋的人,他的難處好像還不在於他外面的污穢和醜惡,乃是在於他裏面的病毒。照樣,我們這些墮落的罪人,主要的問題,也好像還不是我們外面行為上的罪行,乃是我們裏面那出於撒但邪惡生命的罪性。所以這患大痲瘋的豫表,實在是把我們在神面前有罪的光景,描寫得又準確、又透徹。因此,利未記這裏所記患大痲瘋者得潔淨的路,也就是說出我們在神面前受對付蒙潔淨的路。

長大痲瘋者得潔淨,第一就是『帶他去見祭司』。祭司乃是豫表主耶穌。『祭司要出到營外察看』,因為長大痲瘋者不能進到營內,必須被趕出營外。這是說,我們有罪的人,不能進到神的子民中間,不能進到神顯現賜恩的範圍裏去。但主耶穌卻出來察看我們。我們若實在從心裏悔改了,這在神看,就是大痲瘋發白痊愈了。既已痊愈,『就要吩咐人為那求潔淨的,拿兩隻潔淨的活鳥,和香柏木,朱紅色線,並牛膝草來。祭司要吩咐用瓦器盛活水,把一隻鳥宰在上面;至於那隻活鳥,祭司要把牠和香柏木,朱紅色線,並牛膝草,一同蘸於宰在活水上的鳥血中,用以在那長大痲瘋求潔淨的人身上灑七次,就定他為潔淨;又把活鳥放在田野裏。』大痲瘋的污穢,在神面前是得罪神的,所以需要灑血的洗淨。這並不在於洗淨污穢的本身,而是在於消除在神面前的罪案。灑血的手續,是豫備兩隻鳥,一隻要宰殺,血流在瓦器的活水裏;一隻要活著,用以蘸血來灑長大痲瘋的人。一隻鳥宰殺了,豫表主耶穌流血受死,一隻鳥活著,豫表主耶穌從死復活。活水豫表主永活的生命,所以這是指主耶穌,在祂永活的生命裏,為我們流血受死,而這受死所流的血,和祂永活的生命,又是藉著祂的復活,帶到我們身上來,並發生功效的。灑血要灑七次,乃是豫表主血的潔淨是完全的,能夠除去我們在神面前一切的罪案,使我們得蒙神的悅納。活鳥蘸血灑過以後,就放在田野裏,是表明人一接受主的替死,主的血一在他身上發生功效,主復活的能力,立刻就顯在他身上,而釋放了他。

人這樣因著主死而復活,就復活了、得釋放了,也就是蒙恩得救了。從這時候開始,就要潔除一切的污穢,也就是對付自己裏外一切的難處。

『求潔淨的人當洗衣服。』衣服是掛在人身上的東西,在聖經裏是指著我們一切的行事為人,與生活行動說的。所以潔淨衣服,就是指著把生活中一切不妥當、不正確的行為,都對付乾淨。這就包括前面所說的了結已往、對付罪、對付世界、與對付良心,那些頭二層裏的生命經歷。

接著是『剃去毛髮,用水洗澡,就潔淨了』。毛髮都是人本身所長出來的東西,所以是指著我們本身的難處說的。因此,剃毛髮,就是指著對付我們本身的難處,也就是十字架對付我們這個人的工作。人經過十字架的對付,全人才能得著實際的潔淨。但這個對付,不是一次就可以的,必須一再的有對付才能徹底。所以『第七天,再把頭上所有的頭髮、與鬍鬚、眉毛,並全身的毛,都剃了;又要洗衣服,用水洗身,就潔淨了』。這繼續而有的對付,不只徹底,並且仔細多了,不單是籠統的剃毛髮,還要認清那裏是頭髮,那裏是鬍鬚,或是眉毛,或是全身其他的毛,都要分別一一對付,剃除淨盡。

這些毛髮在聖經中都有牠豫表的意思。頭髮是指人的榮耀,鬍鬚是指人的尊貴,眉毛是指人的美麗,全身的毛是指人天然的能力。每一個人都有他所誇耀、所顯揚的地方。有人自誇他的出身,有人自誇他的學問,有人自誇他的美德,也有人自誇他的熱心愛主。每一個人都能在自己身上找出一些可誇的地方,引以為榮,而顯揚在人的面前。這就是他的頭髮。
人也都自居尊貴。有的人自居他的地位,或自居他的身家,或自居他的屬靈,總覺得他自己比別人高超。這就是他的鬍鬚。同時在人身上還有一些天然的美麗,就是天然的長處和優點。這些不是神的救恩所帶給人的,乃是人生來就有的。這就是人的眉毛。最後,人還滿有天然的能力、辦法、主張,以為能為主作這個,能為主作那個,覺得甚麼都能。這就是說,人全身還有很長的毛,沒有剃掉。凡這些,都不是我們從身外所受的玷污,而是我們本身與生俱來的難處。從身外所受的那些玷污,只要用水洗就可以了,但我們本身的這些難處,卻必須用刀來剃,也就是用十字架來對付,才可以。這說出這些對付,乃是深重的,是傷到我們裏面的,也是使我們很有痛苦的。

我們在這第三層經歷中所要看的,就是這些剃毛髮,對付我們本身的經歷。我們把牠分作對付肉體、對付己、和對付天然,這幾項來說。這些就是第三層生命經歷裏,最主要的對付經歷。

靈命第四層的經歷:基督長成在我們裏面

第四層是屬靈生命最後的一層,也是最高的一層,就是基督長成在我們裏面。經過了已往各層的對付,我們身上一切的難處,無論是罪惡、世界、良心的虧欠,或是肉體、己、天然等等,就都解決了,都除淨了,在我們裏面再沒有一點神之外的事物了。到這時候,神在我們裏面就得著絕對的地位,我們全人從裏到外也就豐豐滿滿的被聖靈充滿了。這樣,我們就進入了屬靈生命最高的一層,就是基督在我們裏面長大而成熟。所以我們就把這靈命最高的一層,稱作『基督長成在我們裏面』。

這一層又可稱作『屬靈爭戰層』。因為到了這時,我們身上一切的難處,雖都解決了,但宇宙中還有一個難處,可說不是我們的難處,乃是神的難處,就是神的仇敵撒但,還沒有解決。並且也就是因著我們自己的難處都解決了,撒但的權勢在我們的靈裏、魂裏都沒有地位了,我們就達到一個屬靈的境地,能在升天的立場上,來為神對付仇敵,而有屬靈的爭戰。所以屬靈的爭戰,也是靈命第四層裏很重要的經歷。

我們可以來看舊約的豫表,就是以色列人出埃及進迦南的故事。他們在行程的開頭,藉著過紅海,而脫離了埃及為奴之地,並把法老和他的軍兵埋葬在海裏。從那時起,世界和牠霸佔的權勢,就都從他們身上脫下去了。不久,他們又與亞瑪力人爭戰,那就是象徵他們開始對付肉體。以後他們又在曠野飄流了四十年。在聖經中,四十乃是一個試煉、折磨的數字。神帶領他們走了四十年曠野的道路,就是要藉著許多試煉與折磨,顯出他們肉體裏各種的敗壞,而把牠對付乾淨。
我們的經歷也正是這樣。我們受浸之後,不是一次對付肉體就可以了,乃是要積年累月的在神手中受對付。有時,神實在帶領我們走曠野的路,不只生活是艱困的,就是靈裏也感覺枯燥、沉悶、受壓、難過。這沒有別的,就是為要試煉我們,折磨我們,使我們的肉體受對付。

當以色列人飄流的日子滿了以後,神就帶領他們過約但河,在吉甲那裏全體受了割禮。從這時候起,他們一面是實際的進入了應許的迦南美地,一面又面對著迦南的七族,需要藉著爭戰,把他們消滅,而建立神的國度。這些就是豫表,當我們在靈性的曠野,受試煉的日子滿了,我們對付肉體的功課學得差不多了,神也就要帶領我們過屬靈的約但河,而把我們的肉體徹底輥掉,(『吉甲』就是輥的意思,)割除。(參西二11。)從此,我們就經歷實際達到升天的境界,而承受基督一切的豐滿。並且也就在這時,我們能接觸天界裏的屬靈惡魔,而開始有屬靈爭戰的經歷了。

以色列人在他們的行程中,曾經過兩道河,一道是紅海,一道是約但河。在紅海裏,是埋葬法老和他的軍兵。在約但河裏,是埋葬以色列人自己。他們過約但河的時候,曾把十二塊石頭帶到對岸,又另把十二塊石頭立在水裏。這兩組十二塊石頭,都是代表他們的十二個支派。這就是說,他們老舊的十二個支派,在河裏結束了,新生的十二個支派,過到河那邊,而進到應許美地。他們所經過的這兩道水,都是豫表基督的死。紅海的水,是豫表基督的死結束了世界的權勢。而約但河的水,是豫表基督的死結束了我們的舊人。以色列人過了紅海,只能與亞瑪力人爭戰。等他們過了約但河,才能與迦南的七族爭戰。這象徵我們在靈性的初期,剛受過浸的時候,只能與肉體爭戰。(加五17。)乃是等我們的靈性達到高峰,肉體徹底的葬埋了,輥掉了,身內的一切難處都解決了,我們才能開始來對付身外的仇敵,而有屬靈的爭戰。

按這豫表,我們就知道,靈命的前三層,都是未過約但河以前的事。等到過了約但河,進到迦南地,那就是進到靈命的第四層。我們一切的難處,都在河那邊並河裏頭解決了。現在到了河這邊,就來解決神的難處,也就是要與霸佔神應許之地的迦南七族 - 天空屬靈的黑暗權勢 - 爭戰,把他們全都消滅。所以,屬靈的爭戰,必須擺在靈命最後、最高的一層。一個聖徒,只有經過了各種對付,解決了身上一切的難處,然後才能摸到屬靈爭戰的事。

從另一面說,神在我們蒙恩的人身上,有兩個目的。一個是主要的,就是要我們充滿神自己,而彰顯神的榮耀。另一個是附帶的,就是要我們為神掌權,而對付神的仇敵。我們到了靈命第三層的末了,既已充滿了聖靈,也就是充滿了神自己,神在我們身上第一個主要目的,可說就初步達到了。所以到這時候,神也要我們學習為祂爭戰,來對付祂的仇敵,而達到祂在我們身上第二個附帶的目的。這也就是我們在靈命第四層裏所要經歷的。〈摘自生命的經歷─李常受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