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篇上行詩中的要點

第一篇 對於世界、主以及教會的基本啟示
(2012/05/12PM,臺北市教會特會信息摘要,非經講者校閱,僅供複習用)

開頭的話
    這次我們交通的主題是『詩篇中上行詩的要點』;詩篇中沒有空洞的道理,完全是生命的經歷。上行詩,包含詩篇一二○篇至一三四篇,一共是十五篇。這十五篇詩是指以色列人到耶路撒冷過節,要上錫安山朝見神時所唱的歌;他們邊往上走,邊唱這些詩,因此被稱為「上行之詩」。耶路撒冷原名耶布斯,是一處山地,是大衛爭戰所得的(撒下五6~7),後來起名為耶路撒冷,意思是耶和華賜平安,平安的根基。耶路撒冷城是被建造在山丘上,其中最主要的一座山就是錫安山。
    上行詩給我們一幅清楚的圖畫,描繪出一個愛主、跟隨主之人的生命成長歷程;在這歷程中因著和主有一個親密、降服、順從……的健康關係,而經歷了主的激勵、擊打、管治、……,如此美妙超絕的人生!若你只是想作禮拜,那你就要悔改,告訴主:「主啊!我不要成為一個平凡作禮拜的人,我願意作一個走上行路的詩人。」那日以色列人上行的路程,就是今日我們出代價,走主道路的屬靈歷程,也是健康基督徒一生的旅程。
走上行路的詩人
    一個作禮拜的人,與主只是一個「宗教義務」的關係,也只能走一條叫「自覺平安」的道路。然而,一個愛主之人的一生,該是一個滿有詩意的一生;一個跟隨主之人的生活,也該是一個詩人的生活。因為在真實的教會生活中會經歷軟弱、剛強;失敗、得勝;流淚、喜樂;重擔、釋放;有時會因著滿有基督而有一種說不出的讚美,有時也會因著缺少基督而有說不出的歎息。所以,上行詩說出一個真實跟隨主的人,與主有一個「詩」的關係,也必須是一個走上行路的「詩人」。「詩人」行走,力上加力,一路喜樂歡騰,吟歌上行。這一條路是歷代愛主、跟隨主的人走過,今天,願意愛主、跟隨主的「詩人」也要走。多麼美好的上行路!  
    《上行詩》(1988年5月芝加哥英語特會信息)一書的內容,當時還算不錯,然而,今天看來,內容可以更豐富,啟示可以更拔高,發表可以更明亮。上行詩(The Psalms of Ascent)的十五篇詩,有各種不同的分段,在《上行詩》的一書中,主要是根據生命的經歷分為五段,每三篇就是一段:第一段,說到我們的異象,從一二○篇至一二二篇;第二段,說到真實的奉獻,從一二三篇至一二五篇;第三段,說到全備的享受,從一二六篇至一二八篇;第四段,說到神製作的擴大,從一二九篇至一三一篇;第五段,說到成熟的見證,從一三二篇至一三四篇。為著這次特會三場的聚會,我們將它改為三個分段,也就是三篇信息:第一篇,對於世界、主以及教會的基本啟示;第二篇,照著啟示而活的經歷;第三篇,活出啟示的見證。
上行的人生開始於啟示與看見
    詩人在上行詩裡一開頭就說,你要開始走路。那你該如何走路呢?就是對於世界、主以及教會有基本的啟示。所以,詩篇一二○篇至一二二篇的三篇就說到基本啟示的三方面:第一,看見世界是逼迫我,而給我多方的急難。青年人都有自己的規劃和打算,少有人透徹的看見世界;第二,看見教會。人對我說,我們往地方教會去,我就歡喜;地方教會啊!我們的腳站在你的門內;第三,看見我的主。主就是我的幫助,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。事實上,我們整個的存在與活著就是聯於這三方面:我們和世界的關係健康,世界就不能霸佔我們;我們和主的關係健康,主就成為我們真實的拯救;我們和教會的關係健康,教會成為我們見證的顯出。
對於世界基本的啟示
世界只能給你急難
    上行詩開始於一二○篇,說到世界真實的面貌。在世界中,首先要注意的,就是世界什麼都不會給我們,世界只會把急難給我們,因為世界的發展好似無底洞,直到將我們榨乾、吸乾為止。所以,世界既不能給我們扶持,也不能給我們加力,更不能帶給我們安慰。然而,『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,他就應允我』。(一二○1)
    『耶和華』(Yahweh雅威),希伯來文的意思是「我就是那我是(I am that I am)」,而這名也說出「祂是昔是、今是、以後永是者(who was, and is, and is to come.)」。(啟四8) Yahweh是從 Haya 這個字來的,意思是「事物的所是和存在」,Haya 可以翻成「得生命,有生命力,復甦」。耶穌這個名字的意思就是「耶和華救主」,說出祂在生命裡救了我們,將生命分賜到我們裡面。祂是神,與我們有生命的關係,叫我們在生命裡,有能力與神同行。
    青年人需要什麼?需要這一位是生命的神,需要這一位滿有生命力的神,需要這一位神在你裡面活著,需要這一位神在你裡面成為你的力量、成為你的動力、成為你的供應、成為你的扶持,叫你有力量起來與神同行。耶和華是重在神和人的關係,神和人的關係怎麼能夠健康呢?第一,祂是永遠的;第二,祂是滿有生命的。當你享受祂的時候,你就得著生命力,這一個生命力會叫你產生一個非常強的辨識和高的見識,能辨明什麼是有價值的,什麼是無價值的。   
急難中呼求神
    我在急難中,是世界給我急難。我呼求,是呼求那一位與我有生機生命關係的神,就是那一位昔是、今是、以後永是的神,也是滿有生命的活力的神。當我摸著這一位神,祂就應允我。我們有一首詩歌說:「對於我的所有問題,求你以你為答應。」(生命詩歌546首〈從我活出你的自己〉第4節),其中「求你以你為答應」,可能錯了吧!應該是「求你個個都答應」。你不是禱告:「主啊,我等候的車快來吧!主答應;主啊,我的財務不夠,加點薪吧!主答應;主啊,我需要一棟房子啊!主答應;主啊,我單身需要成家,主答應……。」我呼求的是耶和華,應允我的也是耶和華。你要注意,這個應允不光是一件件的事情,而是祂將祂自己應許給你;祂應許給你,這是一件大事。
世界滿了謊言與詭詐
    『耶和華啊!求你救我脫離說謊的嘴唇和詭詐的舌頭。』(一二○2)救我,是叫我從說謊的嘴唇和詭詐的舌頭得自由。原則上,世界有二大部分:一個是物質的,就是說謊的嘴唇;一個是宗教的,就是詭詐的舌頭。許多人都有這樣的經歷,當你大學畢業,有公司來找你,或者你考上公職,他們會為你勾勒出一幅光彩奪目,目眩神迷的職涯地圖。然而,事實的真相告訴我們,所有世界告訴你可以得著的、答應要給你的,你都不要相信,因為都是虛假的,也都是欺騙的。你知不知道,世界所有的,不是說謊的嘴唇,就是詭詐的舌頭,沒有一件事是真實的。說謊的嘴唇是告訴你虛假,詭詐的舌頭是帶著欺騙。世界總是迎合人的貪婪和人的懶惰,貪婪的人喜歡聽說謊的嘴唇,懶惰的人喜歡聽詭詐的舌頭。詩人這時向神呼喊:『求你救我』,救我脫離物質的世界,也救我脫離宗教的世界。
世界要給你什麼呢?勇士的利箭刺殺你
    『詭詐的舌頭啊,要給你什麼呢?要拿什麼加給你呢?』(一二○3)在世界裡,沒有一個人會面對實際,也沒有一件事能面對真實,到處是謊言,處處有詭詐。世界要給你什麼呢?要拿什麼加給你呢?首先就是『勇士的利箭』(一二○4上)。有時世界一來,就是一箭射中你,你就在一所公務機關賣命,或是在一間私人公司效力,勞心勞力,犧牲奉獻,得眾人的喜愛。也許過了幾年,他們就解僱你,甚至沒有顧念你曾經立下的汗馬功勞。所有在世界裡的事都是虛假的,不過是你利用我,我利用你。這就是『勇士的利箭』。凡是愛世界的人,會被世界所刺、所殺,世界所能給你的,就是『勇士的利箭』。  
世界要給你什麼呢?羅騰木的炭火焚燒你
    世界還要給你什麼呢?就是『羅騰木的炭火』(一二○4下)。羅騰木是松樹的一種,可以久燒卻難以熄滅;如同「温水煮青蛙」,水因火緩緩的燃燒,青蛙在昏沉中初感舒適妥貼,渾然不知死之將至。你有沒有看見,不少聖徒就像在羅騰木的炭火焚燒下仍覺愉悅安穩。
    世界裡的人活在詭詐中,這詭詐像羅騰木燃燒起來,而且這火很難熄滅。各樣的詭詐充斥,不僅刺殺我們,而且這詭詐還不斷地繼續燃燒下去。所以,當世界來得著你的時候,連你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,所有的:為著基督?為著教會?為著主的見證站住?……霎那間,這一切都變成次要的。
    世界是什麼?除了謊言,殺死,持續燃燒的詭詐之外,其他什麼都沒有。你需要識透這個世界;當世界要來得著我們時,你要起來告訴主:『主啊,世界來侵蝕我的時候,或者一箭射中我,叫我失去能力;或者溫水燒煮我,叫我滿有享受。但我看見世界的虛謊和欺騙,我絕不再和世界有任何的妥協,我願意認定主,與主站在一起。』
寄居在米設―聯於亨通昌盛卻抵擋神的物質世界
    聖經裡說到人可以歸根於三條線:閃、含、雅弗。詩篇這裡不是說到含這條線。『含』預表定罪。但是,神的路不是雅弗這條線,神的路乃是經由閃這條線。
    在創世記中,挪亞祝福他的兒子雅弗時說:『願神使雅弗擴張……』(創九27)米設是雅弗的後代(創十2;代上一5),這是得應許的後代,是要擴張的後代;也就是說,雅弗是要來征服、要來擴張的。神應許白種人有征服、繁榮的能力,他們卻利用神的應許來征服人、並產生使他們繁茂昌盛的文明世界。世界中有征服,世界中有昌盛,世界中有許多可享受的事物。
    『我寄居在米設』(一二○5),米設在神應許的迦南地的北邊,和瑪各有關(結八2)。米設不在美地當中,在那裡卻有繁榮,有征服,有享受,說出他們不聯於神,和神永遠的計畫無關;他們不在神裡面,甚至是抵擋神的經綸。所以,『寄居在米設』,就是『寄居在世界』。什麼是世界?這世界是征服、繁榮的物質世界。這世界的美麗乃在於這兩面:征服、繁榮。如果你不愛主,你可以在世界裡有美好的前途,然而,無論你發展的多好,你若沒有神,這一切都不能聯於神的經綸。原則上,今天的青年人都可能有偉大的前途,只是這偉大的前途,可能都和神沒有關係,和神的計畫也沒有關係。這是米設所預表的物質世界。   
住在基達帳棚―聯於神卻不在神旨意裡的宗教世界
     詩人也『住在基達帳棚之中』(一二○5)。基達的帳棚,是世界的另一面,是和神有關的。基達是以實瑪利的後裔(創二五13),他們一面聯於神,但又不是神真正所要的。基達是遊牧民族(賽六十7;結二七21),他們不定居,沒有目標,沒有目的地。他們和神有關,卻不是在神的旨意裡,也不能讓神得著滿足,至終確是遠離神的,遠離神的心意的。基達帳棚是聯於宗教的世界。什麼叫宗教?就是開口有神,閉口有神;傳講的是神,禮拜的是神。然而,實際上,沒有真實的經歷神、得著神,享受神。哦!我們要有一個神聖的懼怕!在宗教的世界裡,所有的一切都是聯於神,實際上,卻沒有神。
    弟兄們啊!今天有多少人或住在米設,就是在繁榮的征服裡;或住在基達的帳棚,就是在宗教的安詳裡。『有禍了!』(一二○5下),為什麼我有禍呢?因為不是我征服人,就是人征服我;我征服人,叫人更愛世界,人征服我,叫我不能不愛世界。世界不能給你祝福,世界只能給你咒詛。
世界要與愛神的人爭戰
    我們活在地上,卻不屬於這世界。只要你不屬這世界,世界就要起來與你爭戰。世界不會容讓你愛主、只為神而活;牠們只要你活在謊言裡。因為世界或者像勇士的利箭,叫你奮鬥地為著牠,或者像羅騰木的炭火,叫你安逸地為著自己。末了,詩人說:『我與那恨惡和睦的人許久同住。我願和睦,但我發言,他們就要爭戰。』(一二○6~7)當你真正為著神的時候,你就會發現,整個世界,無論是物質的或是宗教的,都要起來與你爭戰!盼望我們都能有啟示,看見世界真實的光景。
對於主的基本啟示
我要向山舉目
『我要向山舉目……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。』(一二一1~2)當我們看透這個世界的虛謊之後,只有來到這位創造天地的主面前。從一二○篇我們已經認識,這個世界是虛空的,是滿了謊言和詭詐的。什麼時候我們轉身背向俗世,什麼時候我們就開始上到錫安山上。一二一篇,詩人舉目所注視的焦點,完全是在『山』――創造天地的主。詩人的『向山舉目』,說出和造天地的耶和華―創造天地的主―的關係有點距離。然而,無論如何,我們要學習告訴主:「叫我不愛你,我做不到;叫我愛你,我也做不到。哦!我要向山舉目,雖然我不屬靈,我的屬靈情操卻是向著你;我願意成長,拔高,對你有更高的看見,和你有更親密的關係。」
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
『我的幫助從何而來?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。』(一二一1下~2)我知道,這一位造天地萬物的神是我的幫助,這個『幫助』的原文字根意思是①在環境上―包圍;②在危險試煉中─拯救;③對於人─內在的支持;④在爭戰中─戰爭的幫助。最後,『你出你入,耶和華要保護你,從今時直到永遠。』(一二一8)耶和華,祂是天地萬有的主,祂是保護祂的見證――以色列,也是保護祂的聖徒們,從今時直到永遠。
對於教會的基本啟示
這時主就說,有我還不夠,你還需要看見詩篇一二二篇所啟示的教會。你要知道,世界千萬沒意思、沒價值,救主絕對要呼求、要依靠;但是真正的生活卻必須是在教會裡。因著看見教會,你的存在和生活,是滿有意義和價值。
人對我說,我們往耶和華殿去,我就歡喜
『人對我說:「我們往耶和華的殿去」,我就歡喜。』(一二二1)『殿』原文意思是房屋,指神的家;『耶和華的殿』,就是我們享受神同在、供應的地方,也就是今天的教會生活。人對我說,我們到教會生活去,我就歡喜。作禮拜僅僅是聚會生活,不是教會生活;你所要的是是教會生活,不是禮拜天作禮拜。有沒有人對你說,我們去看電影、去玩電腦、去逛百貨公司、去看演唱會……,這總不犯罪吧!要注意,甚至玩電腦,只要不給魔鬼迷住,偶而放鬆一下無妨,但只要給魔鬼迷住了,那就是『羅騰木的炭火』。人對我說,我們去聚會,我就歡喜;還是人對我說,我們去聚會,啊!又要聚會,不是前天才聚過了嗎?你知道,那就是他還沒有認定主,還沒有看見什麼是教會生活。
耶路撒冷啊!我們的腳站在你的門內
    然後,詩人起來見證:『耶路撒冷啊!我們的腳站在你的門內。』(一二二2)當人來到教會,他們不說別的,也不宣告別的,乃是宣告『我們往耶和華的殿去』。我們不僅要『去』,還要『站』,說出一個健康的交通,帶領我們進入真實的教會生活。『我們的腳站在你的門內』,意思是我無論如何不走,我就是不離開。你要我走,我不走;你趕我走,我也不走;你罵我走,我還是不走。不是聚會時才來,散會後就走;聚會可以結束,教會生活沒有結束。因為當我們的腳一站在你的門內,就是要站一生之久,這是我們的立場。從此我們的一生是屬於主的,我們的一生是生活在教會生活裡,我們一生要堅定地住在教會生活中。真是甜美!真是享受!
我們要為耶路撒冷求平安
    『你們要為耶路撒冷求平安!耶路撒冷啊,愛你的人必然興旺!』(一二二6)上一次我回來了幾天,沒有聚會,只是到各地看望交通,裡面感覺溫馨甜美。但是,那時我到臺北,總感覺缺少什麼,也許是因為你們太繁忙。總之,這一次我非常喜樂,許多弟兄們也非常喜樂,為什麼呢?我覺得你們這裡有這種的禱告:「台北教會啊,我們為你求平安!台北教會啊,愛你的人必然興旺!」你知道不知道,你們為許多弟兄們禱告不是一件小事。你們禱告中有一個盼望,為教會求平安;願愛主的人興旺。這裡的『興旺』不是指物質的亨通興盛,而是因著我們愛主、愛教會,我們裡面有一種說不出的甜美、喜樂、滿足。特別是看見弟兄們成長的時候,裡面有一種說不出的讚美。主!你在教會中的祝福,何其美好。
願你城牆中平安,願你眾宮內興旺
     現在我要說實在的話,要教會興旺,必須聯於二方面:一個是城,一個是宮。『城』最好翻作『城牆』;『宮』,不是一個宮,而是『眾宮』。為什麼耶路撒冷可以叫愛主的人興旺呢?是因為耶路撒冷有城牆,也有眾宮。上一次我聽到一位姊妹非常奇特的發表,說:「我們現在都有了備胎」。一時之間沒會意,後來才領會,意思就是這裡再不合我心我意,我們就會離開。我告訴你,不光你有備胎,可能大部分都有備胎,誰的腳都不站在主的門內,每個人都在尋找滑梯開遛,這可不得了。這一次再回來看你們,備胎都漏氣無用了,因為大家都站在主的門內,都為耶路撒冷求平安,你們就覺得教會生活變得又甜美又實際。
    所以,這時你可得要有一個深深的感覺,主啊!感謝你,有些弟兄的確是耶路撒冷的城牆,有些弟兄的確是耶路撒冷的眾宮。『城牆』是什麼呢?是保護眾聖徒,護衛神的見證。雅歌中有一段話說:『我們有一小妹;他的兩乳尚未長成,人來提親的日子,我們當為他怎樣辦理?』(歌八8)『小妹』在成長的過程裡,世界中有各種吸引人的事物,正常的、不正常的;健康的、不健康的;該有的、不該有的事務,都要娶她作妻子。換句話說,撒但老是藉著許多人、事、物向小弟兄、小姊妹提親。『提親』是什麼呢?有人就要說:我們的公司有發展啊,快來這兒吧!我們這行業有錢途啊,快入這行吧!你的技能超高啊,來加入我們吧!……,而且都是說到你的一生要賣給牠,這些就叫做『提親』。當人來提親的時候,我們當為她做什麼?『我是牆;我兩乳像其上的樓。那時,我在他眼中像得平安的人。』(歌八10)你有沒有注意,若是有些弟兄剛強地起來說:「我不僅是牆,我上面還有樓,這樓是收藏兵器的樓。世界要是欺騙他,要來得著他,我就和牠拼命。世界想要得著他,沒有這種事;他是屬基督的,他也屬教會的,只要有我在,誰都不可以碰我的小弟兄、小姊妹。」教會需要有這樣的城牆;所有帶領的、服事的、照顧的、……都能像城牆一樣,叫年幼的聖徒得著保護。教會若沒有城牆,撒但就會長驅直入,侵門踏戶,摧殘聖徒;負責弟兄不小心也可能成為「爛泥巴」(要正確意會),因為不知道如何保護聖徒,護衛神的見證。『眾宮』是什麼呢?是主在教會中作王掌權,顯在一處一處的地方教會。你有沒有注意,『願你城牆中平安,願你眾宮內興旺,』就是教會有眾城牆的保護,帶進平安的建造,在眾地方教會裡滿有主的生命和生命中的掌權,帶進興旺的見證。最後,『因我弟兄和同伴的緣故,我要說:願平安在你們中間!因耶和華我們神殿的緣故,我要為你求福。』(一二二8~9)為著眾聖徒,『願平安在你們中間』,就是在教會中間。『為你求福』,就是為教會禱告。現在,我們不為著別的,只為著教會生活,只為著教會禱告。
    所以,我們若要認識教會,首先先要認識世界。如果你沒有看透這個世界,你就看不到教會;你也要看見主是誰,你才能珍賞教會的價值。求主祝福我們。(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