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會的事奉(一)

教會的事奉
  一個教會,外面的立場對了,裏面的內容也對了,仍是不夠。她還必須有事奉,必須有教會的事奉。
教會的事奉,在歷代是被人忽略的。就是在今天,我們對教會的事奉,所認識的仍是不夠多。
教會的事奉就是屬靈的配搭,就是信徒在生命中在聖靈裏的配搭。教會的事奉,就是眾信徒在聖靈裏互相作肢體,成為一身,各按各職,各盡其功用,而有的屬靈的舉動。不是個人單獨的舉動,乃是全體信徒配搭的舉動。不是個人單獨事奉,乃是全體信徒共同事奉。不是一個牧師加上一個傳道,再配上幾個長老和執事的事奉,乃是全體信徒都有分的事奉。
  一個教會如果是正常的,就應該有多少人得救,就有多少人事奉。在新約裏,所有得救的人都是祭司,所以,所有得救的人都應該事奉。如果在一個教會中,只有少數的人,或只有一部分的人事奉,那個教會還是有毛病,還是軟弱的。必須全部的人都事奉,教會才是剛強的。
身體的事奉
  「教會是基督的身體。」(弗一23)所以教會的事奉,必須是身體的事奉,哥林多前書十二章十四至十九節,又二十八至三十節:「身子原不是一個肢體,乃是許多肢體。設若腳說,我不是手,所以不屬乎身子,他不能因此就不屬乎身子。設若耳說,我不是眼,所以不屬乎身子,他也不能因此就不屬乎身子。若全身是眼,從那裏聽聲呢?若全身是耳,從那裏聞味呢?但如今神隨自己的意思,把肢體俱各安排在身上了。若都是一個肢體,身子在那裏呢?……神在教會所設立的,第一是使徒,第二是先知,第三是教師,其次是行異能的,再次是得恩賜醫病的,幫助人的,治理事的,說方言的。豈都是使徒麼?豈都是先知麼?豈都是教師麼?豈都是行異能的麼?豈都是得恩賜醫病的麼?豈都是說方言的麼?豈都是繙方言的麼?」

各個肢體都有他職分上的事奉
  基督身體上的肢體,乃是聖靈按著身體上的需要,給他們各種各樣不同的恩賜和職分。主給他們有各種各樣不同的職分,乃是為著供應整個身體的需要。主在身體裏安排有各種不同的職分。主自己知道,祂不會給一個身體都是眼睛,祂不會給一個身體都是腳,祂不會給一個身體都是耳。主要給身體有各種不同的職分,來供應整個教會。這一個身體如何需要許多的肢體,教會也需要許多不同的職分。特別是為著事奉,特別是為著屬靈的事奉。你在這裏看見,有的是話語的事奉,有的是行異能。話語的事奉,和超然的事奉,兩種都擺在這裏。神蹟的事奉,和話語的事奉都在這裏。
  你知道甚麼叫作教會?一個教會必須是有餘地,給所有的肢體都能夠事奉的,那一個才是教會。這是明顯的給我們看見,教會乃是所有的弟兄姊妹,連不俊美的也在內,都有屬靈職事上的用處,個個都在那裏事奉主。身體上不可能有許許多多肢體是沒有用處的。每一個人在身體上鄑是肢體,每一個肢體都有他的用處,每一個肢體在神面前,都該有他的事奉,這才算作教會。
  在這裏有話語的職分,也有神蹟的職分,都是為著身體的興旺。各肢體都有他職分上的事奉。你們如果是一個基督徒,你們就是身體裏面的一個肢體;你們是身體裏面的一個肢體,你們就得在神面前有你們的事奉。我們著重一個普遍的事奉。每一個人都有他單獨的事奉,你們非在神的面前好好的事奉不可。個個都得事奉。神所有的兒女,個個都應該帶到這一個地步,都要在那裏事奉。因為每一個肢體都有他的用處,我們不盼望有一個人不事奉。

不能容讓包辦制度的存在
  如果一個地方的肢體不能事奉,有一個制度,把整個身體的事託給眼睛去辦,那定規不是身體。手不作事,叫眼睛作事;腳不跑路,叫眼睛跑路;口不吃東西,叫眼睛吃東西;鼻不聞味,叫眼睛聞味。這叫甚麼?這不叫身體,這叫怪物。如果你們碰著一個團體,如果你們碰著一個制度,那一個制度乃是說一個人、兩個人包辦了整個身體的事,任何其他的肢體,都無須事奉,而這一個身體會往前進的話,那一個地方定規不是教會。並且那也是不可能的。你在甚麼地方看見過一個人,全身甚麼事情都不作,專門託給一個肢體去作,或者託給兩個肢體去作,一兩個肢體作了所有的事。你就明顯的知道說,這不是基督的身體,在這裏有病,有大病。
  所以弟兄們要看見,在教會裏,所有作肢體的人,都要在那裏事奉,個個都要在那裏事奉,而沒有包辦的制度。沒有一個肢體或者幾個肢體,代表所有的肢體來作事。如果有那樣的事發生,你就知道,這不是基督的身體。凡沒有餘地給肢體事奉的,那一個制度定規不是身體的制度。在身體裏面,眼可以非常忙,口可以非常忙,腳可以非常忙,手可以非常忙,而一點不牴觸。如果口、腳、手、鼻都不動,就有毛病;眼睛動、口動、手動、在一個身體裏能夠有配搭,這就是身體。如果有的人事奉,有的人不事奉;有的人作祭司,有的人不作祭司,讓一個人或幾個人去作祭司,你就明顯的看見,這不是身體。

肢體各盡其職
  再看羅馬書十二章四節至八節:「正如我們一個身子上有好些肢體,肢體也不都是一樣的用處。我們這許多人,在基督裏成為一身,互相聯絡作肢體,也是如此。按我們所得的恩賜,各有不同;或說預言,就當照信心的程度說:或作執事,就當執事;或作教導的,就當教導;或作勸化的,就當勸化;施捨的,就當誠實;治理的,就當殷勤;憐憫人的,就當甘心。」
  還有一件事,是在身體裏特別要注意的,就是各人所蒙的恩典不一樣,因為各人所蒙的恩典不一樣的緣故,各人在神面前所得著的恩賜也不一樣。哥林多前書十二章,所注重的乃是話語職事和神奇的職事,那一個乃是哥林多前書十二章的範圍。羅馬十二章,也有話語的職事,但是還有教會裏服事的職事。或者說好像所謂的利未人的工作。有的人施捨,有的人治理,有的人憐憫人,有的人勸化。在這裏,你看見有話語的職事,又有利未人的工作。

執事都應當專一的事奉
  身體不應該沒有餘地給所有的肢體來事奉。這一個,我們在哥林多前書十二章已經看見,在羅馬書十二章又給我們看見,每一個有恩賜的,不管是話語的職事,或者是服事的職事,那一個命令乃是要專一的作。換一句話說,不應該干涉別人的事,踐踏別人的腳。你走路的時候,不要把別人的腳跟踏了。你走你的路,你按著神所給你的恩賜來作。講預言的人,就是講預言,不要管別的事。勸化的人,就管勸化,不要管別的事。治理事的就在教會裏好好的治理,不要管別的事。人的天性歡喜作別人所作的事。弟兄們要看見,個個都應當事奉,個個應當專一的事奉,專一的作他所該作的。羅馬書十二章這一段,乃是給我們看見,每一個人都應當專一的事奉。每一個人在神面前都應該知道他能作甚麼,都應該知道主所給他的恩賜是甚麼,知道了,就當專一的去作,不管別的事。
  身體不能讓一個肢體失職,我們不能讓肢體坍臺。眼睛如果不看,全身就黑暗。腳如果不走路,全身就不能走。眼睛應當看,腳應當走。你從神那裏所得的恩賜就是非常小的,也盼望你不把這一個恩賜藏起來。講到羅馬書十二章的時候,可以把一千兩銀子的原則帶進來。你所得著的,就是一千兩也要用。你們要看見,教會是基督的身體,所以每一個肢體不管你所得著的是大的恩賜也好,是小的恩賜也好;是五千的也好,是二千的也好,是一千的也好,每一個人都應當把所有的拿出來事奉。如果有人不專一的事奉,把他的一千兩埋起來,就不成功作教會。身體上如果有幾個肢體不動,就叫身體大大的吃虧。

領一千兩銀子的人事奉就是教會
  教會能興旺不能興旺,不是在乎說領五千兩銀子的人(為簡便,以後只說五千的人,或二千的人,或一千的人)出來不出來,事奉不事奉;完全的責任,都在那一千的人身上。歷世歷代以來,所有的難處,都不在五千的人身上,而在一千的人身上。一千的人擺好就好,一千的人埋了就完了。一千的人的難處,就是埋在地裏,結果你就看見在教會裏死的重量,不知道多重。五千的人背負一千的人,死的重量,不知道多重。甚麼時候,甚麼地方有教會,所有一千兩的人都拿出來作買賣。所有一千兩的人拿出來的時候,那一個地方就有教會。
  你們自己要注意,教會作得好不好,不只是你們自己的問題,更是看你們有沒有力量,叫所有一千兩的人都拿出來。今天教會所有的難處,都是在有一千的人身上。主給我們看見,沒有一個人的恩賜多過五千。教會,二千年之久,也許得著一些五千的人,但是教會天天能夠得一千的人。任何神的兒女,就是頂不行的,還是有一千,把五個一千擺在一起的時候,就等於一個五千。今天如果在教會裏,所有一千的人都拿出來,在我們中間,就用不著依靠大的恩賜。就是這些一千一千的出去,我告訴你們,整個世界要被打倒了。
所以,要在這裏看清楚:不是說你們自己能作多少工,也不是說你們自己能背負多少重擔。乃是說,你們能叫所有的弟兄姊妹,所有一千的人都出來作事情,都出來事奉。這是這幾年來,我們所特別看見的路,就是個個一千的都得出來事奉主。如果只是一個人一天忙到晚,就算不得教會。如果你一天忙到晚,也叫全體一千的都在那裏作,都在那裏忙,是教會在那裏事奉,是教會在那裏傳福音。是教會在那裏作,是身體在那裏活動,而不是幾個肢體代替身體在那裏活動,這樣就起首有教會的見證。
  你們千萬不要以為說,光是有一個地方,有人在那裏聚會,就叫作教會。基督的身體才是教會。基督的身體要靠著所有的肢體都在那裏活動,問題都是在一千的人身上。所以我們只有一個盼望,只有一個負擔,就是各地方的工作,不是注重在那些特別有恩賜的人身上,而是注重那些少有恩賜的人,按著人看不行的人,只有一千的人;盼望個個一千的人,都從地裏頭出來。有一天,所有一千的都起來奉事主的時候,你就看見在我們中間有身體,在我們中間有教會。
  要給一千的人看見,不錯,你們雖然只有一千,但是你們去作,這就叫作身體,這就叫作身體的生活。讓他們學,一天過一天,按著他們所能作的去作,個個都能事奉神,沒有一個人能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。這樣,你們就要看見有基督的身體,身體的生活,從一千的人身上才充分的表現出來。
(摘自倪弟兄全集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