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會的事奉(二)

讓個個都有機會事奉
  一個教會,能不能站在教會的地位上,也是看她能不能在那一個地方,給所有的弟兄姊妹都有工作的機會,都有事奉神的機會。有一件事我們必須注意,就是信的人得了生命,他的性情要事奉神,他的天性要事奉神,若不給他機會事奉神的話,就定規出毛病,就要變成宗派。他新的性情要事奉,而在我們中間不能事奉,他就要另外尋找一個事奉的地方。許多宗派是從工作得來的。有許多的人要事奉神,但是沒有出路,他就另外去尋找出路,就變作宗派。
  這個肢體,你必須給他工作,給他有機會發展他的功用。保羅在羅馬書十二章裏乃是給我們看見,你有甚麼種的恩賜,你只作到你的恩賜為止。千萬不要作到比你信心的程度還要高,要留下地位給別的弟兄來作。若是你把所有的工作,都作了,別的弟兄就沒有工作了;你把所有的事情都作了,別的弟兄就沒有事情了。你把所有的道都講了,別的弟兄就沒有道講了。所有教會裏最好是一個人作一分。不能一個人作兩分,更不能一個人作全分。每一個弟兄,都安排一分給他作。要給每一個弟兄姊妹都有機會事奉神。

身體豈只有一肢體
  哥林多前書十二章二十七節:「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,並且各自作肢體。」底下接說,「神在教會所設立的,第一是使徒:第二是先知;第三是教師;其次是行異能的;再次是得恩賜醫病的幫助人的,治理事的,說方言的。」奇妙的地方,就是保羅在這裏反問:「豈都是使徒麼?豈都是先知麼?豈都是教師麼?豈都是行異能的麼?」因為有先知要佔盡神的教會,有教師要佔盡神的教會,有行異能的要佔盡神的教會,所以主問說,豈都是先知麼?豈都是教師麼?豈都是行異能的麼?整個教會都是行異能的,還不是教會。整個教會都會講道,還不是教會。整個教會都作先知,還不是教會。豈都是得著恩賜醫病的麼?是有專門醫病的團體。但是我們就是個個都會醫病,我們還不是教會。豈都是說方言繙方言的麼?就是個個都會說方言,繙方言,還不是教會。主這個「豈」字,意思就是「不都是」;也得有使徒,也得有教師,也得有幫助人的,也得有治理事的,……各種各樣的合在一起,才是教會。
  但是我們頂希奇,有許多的弟兄,就是歡喜一種工作。有的弟兄,就是以為他那一種的工作最要緊。如果每個弟兄都是醫病的弟兄,那麼使徒、先知、教師都沒有用處了。所以負起教會責任的人,就要讓作先知的人,有機會講道:作教師的人,有機會教訓;有醫病恩賜的人,有機會醫病;說方言的人,有機會說方言;治理的,都有機會治理;教會在工作上,對任何的弟兄姊妹,都不能限制他,這樣才是教會。不然的話,就是宗派,而不是教會。因為你不給他機會事奉,他就要另外尋找出路。
  年輕的弟兄有肉體的摻雜,只能用權柄對付他。主絕對沒有意思叫一千的人把一千都埋起來。從主的眼光來看,最大的恩賜不過只有五千,最少的恩賜有一千。教會如果把一千的都拿出來用,就能抵得上多少個五千。如果只有你們幾個在那裏作,教會就爬不起來。這並不是說這一千的人,剛剛信主不久,沒有肉體的舉動。許多地方,要叫他聽話,要叫他順服。另一面,還得用他。千萬不要因對付肉體的緣故,把恩賜都對付了。所有工作的弟兄,在各教會帶領別人的人,總得讓每一個弟兄都有機會事奉。羅馬書十二章所說的恩賜,比哥林多前書複雜得多,說預言,作執事,教導,勸化,施捨等都在內。所有一千的都有機會彰顯的時候,宗派就出不來。

帶領別人事奉
  以弗所書第四章也有差不多的話。第十一節:「祂所賜的有使徒,有先知,有傳福音的,有牧師和教師,為要成全聖徒,各盡其職,建立基督的身體。」在這裏也給我們看見,恩賜是不一樣。第十六節:「全身都靠祂聯絡得合式,百節各按各職,照各體的功用,彼此相助,便叫身體漸漸增長,在愛中建立自己。」神在這裏的意思,乃是所有的肢體都活動的時候,才能建立基督的身體。如果所有的弟兄姊妹不能都起來有事奉的話,基督的身體就不能建立。各處的負責弟兄,總要記得你的工作很忙,而弟兄姊妹都不忙,你就大失敗。你千萬不要以為自己作得多就好。我告訴你,主更喜悅你帶領別的弟兄姊妹作事,過於你自己作事得多。
問題是在你對自己到底怎樣看。如果你有異象,就能看見,教會的事不是你一個人能辦的。你至多不過是教會的一分子,基督的身體裏每一個肢體,都有他們的工作。你帶領他們作,你就摸著甚麼叫作基督的身體。你們必須看見,你們不能替弟兄姊妹們作。你們絕不能代替弟兄姊妹作。不管你自己多完全,你的事作得多好,你的恩賜有多大,你如果不能帶領弟兄姊妹作,這個地方還不是教會。
  我們必須看見,基督的身體裏面,包括的比我多得多,個個能從元首接受恩典,不一定經過我。主如果恩待,能叫他們在我之外接受恩典,能叫他們不經過我蒙神的祝福。主在教會裏能興起各種各樣作工的人。我們要帶領所有的弟兄姊妹都作工。一個地方,如果弟兄姊妹不能作工,只有幾個弟兄在那一個地方事奉,請你記得,這和公會一個人的事奉差不了多少。一個人的事奉是神所厭惡的,幾個人的事奉也是神所厭惡的,全體的事奉才是神所悅納的。神乃是說每一個,你把個個都帶起來作的時候,那麼你才看見這是教會,這是教會的事奉。

全體都應當學習事奉
  弟兄姊妹對於教會的事務,都應當相當的關心,也應當相當的清楚。甚麼事情大家都得下手在那裏作。比方,像聚會地方的整潔佈置,招待,電器,飯食,都是利未人事奉的性質。貧窮的弟兄姊妹,應該怎樣照顧他們,這都是利未人的工作。或者外埠的弟兄姊妹來往的接送,這都是利未人性質的工作。你們在神面前,能夠看見利未人性質的工作是相當的多。教會的執事室裏有許多的工作,也是利未人的工作。
一個人事奉神的時候,一面要有祭司的工作,另一面要有利未人的工作,兩個都應該作。一面你在那些屬靈的事奉上有分,一面你在事務上也要作。請你們記得司提反和他們幾個人料理飯食,這就是執事的工作,利未人的工作。門徒出去分餅,把十二個籃子,把七個筐子的餅屑拿回來,這些事都是執事的事。猶大的管錢,也特別是執事的事。主耶穌在敘加的井旁打發門徒去買餅,這也是執事的工作。這些事也都是基督徒工作裏的一大部分,這一類的事,是教會在神面前全體都要好好的學習的。

利未人的工作
  有好些事情我們可以在主面前思想:(一)整潔的工作。(二)會所裏面的陳設和招待的工作。(三)還得有一班的弟兄姊妹專門管擘餅和受浸的事。擘餅的餅和杯要有人管,也要有受過訓練的人來管;受浸的人上來、下去、換衣服等等都是他們的事。(四)在我們中間信主的貧窮的人,應該怎麼樣的賙濟。(五)賙濟還未信主的窮人。或者有水災火災的時候,教會要起來顧念他們。(六)外來的弟兄和出外弟兄接送的事。(七)管帳的人。(八)管伙食的人。(九)執事室裏的人。(十)要有人管文牘來往的信件。
  總是盼望每一個弟兄姊妹,在事務上要背負一個重擔。總不要讓有的人作,有的人不作。因為教會的事奉,總是全體的。事務方面的事,大概是這麼多。那一個原則,你們自己在神面前要清楚,總是全體弟兄姊妹都要有屬靈的事奉,全體弟兄姊妹也都要有事務的事奉。無論多作少作,總是盼望大家都能作,都要盡力量的作。這一件事如果能夠安排得好,就能夠叫教會一步一步的作。負責弟兄們!你們自己必須看見,你們的責任是相當的大,你們的事情是相當的忙,你們要在那裏作,作到一個地步,把弟兄們也帶到這一個地步來。弟兄們也來的時候,地方教會就有根基。別人一看,就要知道在我們中間有教會的見證。我們是個個人作事,個個人在事務的事情上有分,個個人在屬靈的事情上也有分。

要叫一千的人都去作買賣
  我在這裏要對負責的弟兄說,你們有一個天然的習慣,就是歡喜用二千的人,教會的歷史都是這樣。五千的人自己會爬上去,不要管他。一千的人無奈他何,還沒有講兩句話,又埋起來了。二千的人最便當,本領也有一點,事情也會作,又不埋;但是,你們在各地如果只能用二千的人,不能用一千的人,你們是完全失敗。
我再說,甚麼叫作教會,教會就是每一個一千的人都出來,所有一千的人都有事務上的事奉,所有一千的人都有屬靈上的事奉。你不能搖頭說,這一個人沒有用。給你兩個沒有用,三個沒有用,教會完全了了,你完全失敗。你看他沒有用,他就真是一個沒有用的人。如果你能對他說,憑著你自己你是沒有用,但是主給了你一千銀子,主叫每一個一千的人都去作買賣。你如果不能用一千的人,就證明你是一個在主面前不能作首領的人。所有沒有用的弟兄姊妹都得把他們帶來用。這就是負責的弟兄的工作,不只是要來用那些有用的弟兄姊妹,並且要叫一切沒有用的弟兄姊妹變作有用。
  那一個基本的原則是說,主沒有給一個人少過於一千的。在主的家裏,沒有一個僕人能夠推辯說,主一點都沒有給我。我願意你們知道這一件事,所有神的兒女在神面前都是僕人。是兒女,就是僕人。或者,換一句話說,是肢體,就是恩賜;是肢體,就是執事。如果我們以為有一個人,主不能用他,我們就根本不認識神的恩典是如何的。我們必須徹底的看見神的恩典。神說這一個人是我的僕人,我能不能站起來說他不是?神說,所有的人都是僕人,神如果說所有的人都是僕人,我們就能夠讓他們事奉。
  從今以後,我們在工作上能不能有路,這條路能不能走得通,就看我們今天在主面前到底怎麼說,到底我們說我們的工作是怎麼樣的,是幾個人出去作呢?是幾個特別有恩賜的人出去作呢?或者是所有主的肢體在裏面都有分,全教會都在這裏事奉?這就是所有的問題。這一個問題如果不能解決,就甚麼都沒有。

基督的身體是活的
  基督的身體不是一個道理,基督的身體是一個活的生機體。我們要學習這一件事,只有每一個肢體都在那裏有功用的時候,才有基督的身體。是每一個肢體都在那裏有功用的時候,才是教會。
  今天難處是在我們的手裏。一直到今天,我們一不小心,在我們中間也會作出一種居間的制度。我們在神面前包辦了一切事奉神的事。光在那裏傳基督的身體沒有用,你必須讓他有功用,有工作。是基督的身體,你就不要怕他沒有功用,是基督的身體,你就能夠信。主在各地要叫每一個肢體都起來作。
我盼望你們在一個地方,在起頭的時候,帶領十個、八個人在那裏事奉,過了些日子,他們要帶領六十個、八十個、一百人在那裏事奉。甚至到末了能夠有一千個、兩千個全都在那裏事奉。這才是對的。你如果必須用五千的來代替二千的,用二千的來代替一千的,你不是主的僕人。你必須叫五千的起來事奉,叫二千的起來事奉,不只,還要叫所有一千的都起來事奉。你所以為沒有用的,也要叫他們起來事奉,這樣就有榮耀的教會起來。
  主如果恩待我們,可以給我們更多的保羅,可以給我們更多的彼得。但是主沒有這樣作。全世界都是充滿了一千的弟兄,一千的姊妹。這些人怎麼辦?你們今天把這人擺在甚麼地位上?如果神真是對付我們自己,對付我們的工作,對付到一個地步,叫我們出去給一千的人有路,給一千的人有事奉,教會要再一次看見甚麼叫作弟兄相愛,非拉鐵非要出現了。

全體的事奉與權柄
  今天不只是要有上面的管理,也要有弟兄相愛。我相信權柄,我也相信弟兄相愛。沒有權柄,教會沒有法子前進。「你遵守我的道」,這是權柄;「沒有棄絕我的名」,這是權柄。非拉鐵非有這個權柄,但是非拉鐵非自己是弟兄相愛,所有的弟兄都出來,在愛裏事奉。到那一天,我告訴你們,我們就起首知道甚麼叫作教會。不然的話,像這一種的情形下去,我們還是拖在羅馬教的尾巴之後,我們還是拖在更正教的尾巴之後,我們不知道甚麼叫作非拉鐵非的弟兄和教會的權柄。

兩條路──恩賜與權柄
  今天,我想兩條路是夠清楚的擺在我們面前,如果主在我們中間,能夠把我們打破,前十年,前二十年,前三十年走的路要完全掉過來。你們的看法不能像從前一樣,要打碎,要打破。
  第一,你們不應該看這一個弟兄有用就用,不能用就放棄;在教會裏不能有一個肢體是被放棄的。這不是主所走的路。主今天如果要恢復祂的見證,就得叫所有一千的人起來。全體屬乎主的人,都是身體上的肢體。個個都得起來,個個都得有他的作用。這樣,你們就看見有教會。今天你們在山上往四圍去看,你差不多要說教會在那裏?基督在那裏?好像主不在這裏,教會也不在這裏。我再說,你們千萬不要輕看一千的人,千萬不要代替他們,千萬不要壓住他們,要叫他們去作事。神如果能夠放心叫他們作僕人,你也應該放心叫他們作僕人。
  第二,在教會裏面,我們不怕他們肉體的活動。這兩條路總是在教會裏要建立的──一個是權柄,一個是恩賜。一千的人都要能來有事奉,有工作,有果子。你說,一千的人帶著肉體來怎麼辦?我告訴你們,肉體是要解決,解決是用權柄,權柄是代表神。
  這完全是兩件事,恩賜是恩賜,權柄是權柄。一千的人是要用他的恩賜。有肉體的,要用權柄來解決。有一個弟兄在那裏作事,把肉體帶進來。你要說,弟兄!你那個不行,你那一個不能帶進來。你對他說,這一個態度不對,我們不許你有這樣一個態度。他給你這樣一說,明天回家去了,甚麼都不作了。你就得去找他,對他說不行,那一個你還應當作。雖然肉體又進來,你還要讓他作,不過你得再對他說,這一個你應當作,那一個我們不許你作,總是用權柄對付他。
  這是一個最大的試探,一千的人,主一用他,他的肉體就馬上進來;肉體和一千是連在一起的。我們要拒絕肉體,我們要用那一千。今天的情形是我們埋肉體,他們埋一千,教會就甚麼都沒有了。不能這樣,要用權柄對付肉體,也要叫一千的還能拿出來。也許他們說,我作又不行,不作又不行,那叫我怎麼辦?你說,是的,作也不對,因為是肉體進來;不作也不對,因為你把一千埋了。一千要進來,肉體不能進來。
在教會裏面,如果能夠維持權柄,又把肢體的功用統統帶進來,你就看見在地上要有榮耀的教會,恢復的路也就容易。我不知道主擺在我們面前的日子還有多少。我相信,我們的路要越過越清楚,我們要把所有的思想,所有的力量,都擺進去,叫全體弟兄姊妹都起來事奉;到那一個時候,教會就要起頭,主就要來。所以,求主真是憐憫我們這些人,恩待我們這些人,叫我們能作得好。

讓聖靈支配每一個人來事奉
  我盼望弟兄姊妹看見,教會的立場,在地方上,也在聖靈的權柄上。聖靈的權柄一進來,意思就是說,全體的人起首學習除去自己的意思,順服神的權柄。全體起首學習事奉,神的教會就出來。教會,不是說我個人的意見不進來就了了,乃是說,在積極方面,個個都服在聖靈的權柄底下。人一服在聖靈的權柄底下,聖靈的權柄馬上起首支配,而使每一個人都起首事奉,個個都事奉。你們這些負責的弟兄,你們原諒我說這幾句話:你們在神面前基本的責任,是你們自己要事奉,但是,這個不夠。你如果只能自己下手作,而不能叫別人作,你是一個失敗的人。聖靈要支配每一個人都事奉。在消極方面,不要把自己的意思放進來。在積極方面,讓聖靈支配每一個人來事奉。聖靈的權柄,意思乃是說,聖靈從每一個人都走得通,聖靈能支配每一個人。所以只會自己事奉,不能把事情擺在別人身上的,就是一個失敗的人。責任不拿在手裏,能分給弟兄姊妹作的,這是神要用的人。你不要以為事情來的時候,你多作是對。事情一來,自己趕快作好,拿在手裏不分出去的,是攔阻聖靈的工作。事情總得出去,不應當留在自己的手中。把事情留在自己手中的,總是一個攔阻。事情應當不粘在你身上。因為聖靈的權柄在教會裏自由的時候,不是說你作不作,乃是必須讓聖靈有自由,能出去。聖靈的權柄在全身體中都運行,都活動,都出去,才叫教會。工作總要分出去,分出去是一個原則。總歸一件事一到你身上就分出去。一件事一個人作可以,五個人作也可以的,寧可分作五個人作。總要自己作,也必須帶別人作。你這樣作,乃是訓練弟兄作,乃是帶領別人作,好讓個個都學習事奉。我們在神面前要多多學習全體的事奉。這樣,神從我們身上就有路可以出去。
(摘自倪弟兄全集)